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案板剁肉 文火炖屄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无聊而有趣的人 一个视正经为洪水猛兽的人 一个色心如熊胆色胆如鸡心的人 一个深谙中庸之利却好走极端的人 一个学不会正常面对被迫去偷窥的人 一个闭上眼就失眠睁开眼就发梦的人 一个有统治欲望却害怕失去自由的人 一个怀揣均贫理想却奢图出人头地的人 一个背负双子巧言之名却笨嘴拙舌的人 一个手戴三个表但政治觉悟极其迟钝的人 一个脑后有反骨但矢志构建和谐社会的人 一个信仰共产主义却始终无法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潜伏 三十天  

2009-06-05 12:2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床!”

“在”

“该你了”

……

该来的,总归会来。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但叫到我的时候,还是心里一怔,恍惚间,仿佛是农夫呼叫深海,宁愿装作他叫的不是我,门外的手术车等候的,也是另外的一个人。

我翻身下床,朝手术车走去,推车的男护工一身连体淡橄榄绿,只露出一对眼睛,和我仅剩的一只眼睛做眼神交流,我朝他摇摇头,示意不必坐车,我可以自己走。当时的情况,从悲观的角度,是我的左眼已经看不见了,但从乐观的角度,所幸还有右眼一如既往。手术室不远,就在楼下,这点路,我还是能自己走过去的。

途经厕所,我获得授意进去解手,其实当时毫无尿意,但我也习惯性的想为膀胱留出一点余地。做人最重要的,就是为自己留出余地,可惜这个道理我明白的晚了一点,否则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幅局面。但世间没有后悔药可买,更何况,后悔会让人更紧张,人紧张时是会尿裤子的,我不紧张,但难保二弟也如此淡定从容,事实上,我把他掏出来的时候,他龟缩的很紧张,皱巴巴的,像老了十岁,半天才挤出了一小捋,尾声部分还无力的一抖,将最后的几滴尿在了我的左手上,哎,我的兄弟,你…你…你怎么象叛徒汤四毛一样怂? 我的脸真是给你丢尽了…

电梯已经打开了,我踱步过去,路过旁边的高等病房里,隐隐传来《潜伏》的片尾曲,还挺合时宜的,让我觉得自己像押赴刑房的义士,古人赴死尚视如归家,我这点又算什么呢?没什么大不了的,眼球环扎术而已,就好比做完一个“环切”再来一个“结扎”,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很多时候,人生有一些命题,往往被当事人搞得很大,大到足以把自己吓垮,可事后回过头去看,意义也许不同一般,但所谓过程,无非就像“把茶叶交给克公同志”那么简单。

门关上的瞬间,像要潜入水底,我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大口气,而后慢慢呼出来,让心随同电梯缓缓降落,潜伏到水底。如果说一层楼能够代表一种心境的话,那三楼是忧心忐忑,前路未卜,到了二楼就是顺天听命,不佞死生。既然早晚都逃不过这一刀,那就宁早不宁晚。既然最坏的结果是要下地狱,那也没必要在乎会下到地狱第几层。短短一层楼的距离,我就完成这样的思想转化,由此可见,我还是一个很豁达乐观的人。盲目了,就更要乐观,我代号深海,心胸城府可想而知也不会浅…

手术室外,比我早推来的16床,做完了眼部麻醉,疼得嘶哑咧嘴,他已经站不起来了,整个人瘫在轮椅上,头低到胸前,仅剩的一只眼睛里,也满是恐惧与惶张,嘴里不断用上海话重复两个字:作孽作孽作孽…,节律像火车站兜售发票的。在病房里,他可不是如今这幅样子,咋唬的很,像戴局长眼里最红的军统,把他每天要吸两包烟,早中晚各一瓶黄酒,通宵打麻将的事迹,当男人气概般吹嘘。其实他自己也清楚,正是这些坏习惯,毁掉了他一只眼睛,作孽这个词,他用的很准确。

我的呢?算不算作孽?看似偶然突发事件:一个人,在一个不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不合适的地点,被一个毫无干系的人,踢出的一脚漫无目的球,击中左眼,由此造成眼球穿孔及颞部视网膜脱裂,这个人,只能算是倒霉蛋,还谈不上作孽。但联系到该男子平时踢球风格,较真输赢,喜好拼抢,常常只顾埋头冲刺,像只追骨头的疯狗,就不难将概率学上的现象,用宿命论的观点来解释。还记得那电光石火的瞬间,恰如一道闪电,迎面劈中我的面门,作孽啊,我的左眼,睁开已是云山雾罩,再也看不清梦中的左蓝…

手术很顺利,一早为我剪睫毛的护士事先告知,过程有点疼,有了这个预告,所以我一直在手术台上,等最疼时刻的来临,等来等去,就等到了结束。要问感觉,就像医生在缝扎一只漏气的球,又像是外婆在绑粽子,确实有点疼,一是眼睛被扩眼器撑得很疼,目呲尽裂的,好似翠平同志的大嘴;二是在里面走线时牵拉得挺疼,像条咬钩脱水的鲑鱼。但比起那个秋掌柜,这就根本不算什么了,人家没有打麻药,生生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证明了自己对信仰的忠诚,真是MAN到了极点,拿佛龛把他交换回来,真是太划算了,依我看,真要把他当成佛一样供起来才对,我若是护理他的小护士,简直要每天对他顶礼膜拜了。

三十天的术后康复期,是医生要我必须保证的最少时间,事实上,时间再长我也确实保证不了,翠平同志暴露之后,回到根据地,要三年时间不能工作,按这个组织原则,我若休上九十天的假,恐怕会有九年的时间找不到工作,尤其是现在形势不太好,一个人若没有工作,生活拮据尚且不说,恐怕连党费都会交不起,而组织纪律是很严明的,交不起党费就意味着开除党籍,剥夺政治权利,我这个革命的功臣,若活着不能享受政治权力,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我手抚伤眼,不胜唏嘘:可惜啊,就这样暴露了,再也不能为组织做更多的贡献了,可怜我多年凌波微步,周旋于险恶之境,躲过了马奎的明枪,陆桥山的袖箭,李涯的撩阴,谢若林的牵扯,吴敬中的疑窦暗生,却在最关键的临门一脚上,被最不起眼的角色击翻在地,睁开右眼,咦,周会计,怎么是你?

一个人潜伏在家,不能看书,也不能看球,也就罢了,但每天收听组织的固定波段,却是多年潜伏养成的习惯,不能不坚持。每当晚7点,《新闻联播》那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内心就不由涌起一阵暖流,组织没有忘记我,没有忘记曾经的峨嵋峰,曾经屡立战功的深海!晚秋已经做了《新闻联播》的女主播了,革命的战火把她淬练和从前不一样了!那翠平如今被组织安插在哪里?左蓝呢?她坟前的杜鹃花是否正开得璀璨,那漫山遍野的火红,让我想起她说过的话:革命的爱情分外浪漫…

哎,潜伏就潜伏吧,好歹才三十天,胡宗南占领延安的时候,书店老板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有一种胜利叫撤退,有一种失败叫占领。我想如今拿它来安慰自己最合适不过,而更重要的是要牢记这一点:我曾经是个战士,过去是,现在也是,不管是潜伏,还是暴露,永远都是… 

潜伏 三十天 - 毒属强 - 人莫予毒

潜伏 三十天 - 毒属强 - 人莫予毒

潜伏 三十天 - 毒属强 - 人莫予毒

潜伏 三十天 - 毒属强 - 人莫予毒

潜伏 三十天 - 毒属强 - 人莫予毒

潜伏 三十天 - 毒属强 - 人莫予毒

潜伏 三十天 - 毒属强 - 人莫予毒

潜伏 三十天 - 毒属强 - 人莫予毒

潜伏 三十天 - 毒属强 - 人莫予毒

潜伏 三十天 - 毒属强 - 人莫予毒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