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案板剁肉 文火炖屄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无聊而有趣的人 一个视正经为洪水猛兽的人 一个色心如熊胆色胆如鸡心的人 一个深谙中庸之利却好走极端的人 一个学不会正常面对被迫去偷窥的人 一个闭上眼就失眠睁开眼就发梦的人 一个有统治欲望却害怕失去自由的人 一个怀揣均贫理想却奢图出人头地的人 一个背负双子巧言之名却笨嘴拙舌的人 一个手戴三个表但政治觉悟极其迟钝的人 一个脑后有反骨但矢志构建和谐社会的人 一个信仰共产主义却始终无法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一嘴鸡毛(七)  

2009-03-16 14:4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躺在床上想熊小姐的那个早晨,正值冬日,阳光小心翼翼的透析过玻璃,蹑手蹑脚的朝床头袭来,一毫米,一毫米的,驱走夜的负隅顽抗。谁说光阴走过时无声无息?至少我没睁眼,也知道黑暗像个忍者一样被悄然逼退,在光明攻占眼帘的一瞬间,睁眼望去,但见光辉一缕,倾洒在床头那本《JESSICA》的第212页,于是,我看到熟悉的笑,于是,刹那间天音缓启,夏花盛放,一室灿然…

 

阳光成功占领的,是一间7平方的小屋,室内除去床之外,仅供一个人旋身。我记得小学时伏契克《二六七号牢房》中的一句话:从门到窗是七步,从窗到门是七步。当时老师告诉我,这描写了作者的一个思考过程。不过多年以后,当同样身居这样一间小房子之后,对这句话在空间距离感上,有了全新的理解。我仔细用脚丈量过这间房子的大小,到窗户是7步,从窗户到门也是7步,半步不多,半步不少。能在居住面积上,享受和伏契克同志一样的待遇,我很满足,不过很显然,我的居住状态,却和他有云泥之别。儒家有一个概念,很精简,但很深邃,“慎独”两个字,就勾勒出我和他在本质上的尊卑。在独处无人注意时,自己的行为也要谨慎不苟。伏契克同志为了革命无欲无求,他在这个空间里来回踱步,思考辨析,指引无产者的命运;而我这个无产者,却是在这个屋里赖床,行为不轨,不可告人的意淫一个女人。

 

夜里,老式的公房,抵挡不住寒风的潮冷攻势,在松垮的门缝,破旧的窗框,钙化的砖墙缝隙间,全线失守,冷空气通过这些栈道,入侵室内,接管每个角落,而后一点点渗入单薄的被单,轰炸开皮肤表面的鸡皮疙瘩,一点一点侵入骨髓。冷让人在夜里常常无法入睡,于是我仰面平躺,双腿盘起,脚面嵌入弯曲的膝盖内侧,双手覆盖在鼠蹊部位,一动不动,靠元阳,靠血气,一点一点把身体煨暖。如果你练过瑜伽,就应该知道有个姿势叫“金刚坐”,我那时的姿势,就是仰躺的金刚坐,非常标准。只不过,金刚打坐,心内澄净,无所欲求;而我这尊躺着的金刚,却有万般欲念牵扯不断,化成一声声叹息,呼出体外,瞬间雾化成霜…

 

按民间的说法,想一个人的时候,会导致对方打喷嚏。如果这个说法真的灵验,那熊小姐每天都要打喷嚏到天明,那可是要命的,肺泡破裂不说,更会影响横隔膜和括约肌,我深知这其中的厉害,所以不允许自己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情来,只好想她一阵,又不想她一阵。特别想熊小姐的时候,我就通过心算来转移意念,我是财务专业的高材生,算盘打得非常纯熟,在脑海里也能拨算,运珠如风,不过技巧太熟练了,就变成了下意识,起不到阻击干扰的作用;所以我偶尔,也会想想周小姐,或者虞小姐来乾坤挪移,同样是青春年华的妙龄女子,同样有想头,但无论怎么想,她们终归像一条尚未开发的野径岔道,不太好走,拐来拐去,还是要走到熊小姐这条正途上来。思维的脚步惟有在她这条康庄大道上,才特别的轻车熟路轻快惬意,有句诗很好的描述了我期望中的画面: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这里无情是忘情的意思,对我而言,是非常的忘情,试想我和熊小姐牵着手,一起走向浩瀚的银河岸端,这是一幅多么忘情美好的画面。但对熊小姐而言,这里的无情估计就是本意,命运如此待她,多半是老天在安排的时候,有点忘情走神了。

 

当然,熊小姐不知道我脑海里的想法,每天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依旧神采奕奕,奶光闪闪。看得出来,她的睡眠质量非常好,皮肤丝滑,光泽潋滟,丝毫不见打过喷嚏的迹象。这说明,我相思的电波根本连接不到她这个母端,心无灵犀,怎么点都不会通,这让人非常的失望。于是就低头,默默的整理样报,装出一幅很忙的样子。不过有时,熊小姐在隔壁的会议室里,会打上几个喷嚏,男老板们都会色迷迷的提醒她,要多加件衣服,现在还不是春天,你的胸部老是这么袒露春光,必然会着凉的。于是她婉笑着出来加衣服,匆匆批上一条羊毛披肩,风风火火的回去开会,走时顺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你小子又在背地里骂我是吧。我一脸无辜,唯在心里暗自惊喜兼纳闷。惊喜的是:原来她还是会打喷嚏的;纳闷的是:怎么滞后了那么久?

 

据说,雷龙体躯庞大,重约40吨,体长可达24米,是恐龙中反应最慢的,被霸王龙吃掉尾巴之后,要半小时才有察觉。但熊小姐那么美艳动人,天资聪慧,又能做老板,假如用恐龙来形容,别说对她,对我本人都不啻为一种侮辱。我很快的打消了这个荒谬的推导,转而冷静的思考,依照前面的说法,就是我又一次在青天白日“老僧入定”了。

 

都市,是那么密集又疏离的一个地方,保罗 奥斯特笔下的纽约如此,我所领略的上海,同样这般,熙熙攘攘之中,暗伏着人际疏离的忽远忽近,看似近,实则遥不可及。这一点,仅从我和熊小姐的关系,就可以看出端倪。白天,我和她在公司比肩接踵,最近的时候,她的乳峰和我视线的焦点,仅隔着一层衣料的距离,却显得那么远;夜晚,我和她安首于城市的此端与彼端,中间隔着夜的黑幕与沉重的忧思,却又显得那么近,近可Touch,体香似乎永远都萦绕在我的鼻息之间,挥之不去,盘恒在我金刚坐的一罩方寸,随着起伏吐纳,吸入胸腔,渗入细胞,溶进血液,而后贯输至身体的每一个肢端,鼠蹊手抚之处,随之升腾起一根硕大的力臂,傲指向天…

 

在这个七步方寸之间,究竟能包容下多少饥渴的野心与不死的欲念,这种空间平方与气量体积之间的换算,是心里那个算盘永远核算不出的无解方程式。我只知道,平日里的熊小姐和我心底里的那个女人不一样,虽然有着相同的容貌,身材,颦笑,但后者显然更加女人,也许是黑夜独处的原因吧,让她剥离了白日的盔甲,露出绸缎胸衣覆盖之下,如脂如玉般的本真:更加澄清,却又一眼望不到底,愈显魅惑,却在眉眼之间,传递出真切的爱意。就这样,在夜幕的掩护下,我摩擦着胯下的那盏神灯,女神就会出现,她依托着我的心脉供给的养分,婀娜多姿,奶光闪闪,用指尖,用浅笑,催发我的雄心,撩拨我的欲望。我快速的成长,瞬间巨大,生出獠牙,覆上硬甲,挣裂开一个七步牢笼,对着寂静的夜晚,咆哮出震彻云霄的呐喊…

 

我相信,很多年前,鲁班路附近的居民,都曾经在夜晚的梦中,听到过一头巨兽的呼喊,很多睡眠质量不是很好的人,由此会惊醒,推窗望去,眼前的景象也许会让他们终生难忘。但见一头24米长,40吨重的雷龙,在这个疏离的城市里,真身复活,荡啸涂炭…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