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案板剁肉 文火炖屄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无聊而有趣的人 一个视正经为洪水猛兽的人 一个色心如熊胆色胆如鸡心的人 一个深谙中庸之利却好走极端的人 一个学不会正常面对被迫去偷窥的人 一个闭上眼就失眠睁开眼就发梦的人 一个有统治欲望却害怕失去自由的人 一个怀揣均贫理想却奢图出人头地的人 一个背负双子巧言之名却笨嘴拙舌的人 一个手戴三个表但政治觉悟极其迟钝的人 一个脑后有反骨但矢志构建和谐社会的人 一个信仰共产主义却始终无法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2月14日  

2009-02-17 14:2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

我希望自己从来不曾认识他

不曾听过他说话

不曾听过他唱歌

他的声音是我所听过最无法抗拒的魔幻指令

低沉的,平静的

像一条流过沙地的河

河水并不清澈

却纯粹的载浮着细纱

沙沙的,他的嗓音

像是历经了些许岁月

但之于他

不管疯狂也好,忧郁也好

确是欣然接受

整整齐齐地锁在心里面。

 

他唱歌的时候一定要点上烟,闭着眼

很专心的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地唱着

他的歌声是如此轻易地驾驭了旋律

每个音节都是一纸风筝

唱起一首歌

风筝布满了整个天空

歌声结束的时候

天空却下着雨

他微笑着唱歌

却唱出我最想忘记又最放不下的伤感

 

三天前,他在我眼前死去了

我唯一一条可以洗脸的小河干枯了

霪霪小雨中的风筝断了线

我从此不想再听见声音

因为我也不再能听见

我拿起缝衣针

仔仔细细地穿上线

如果没有勇气刺穿我的耳朵

那就把它们紧紧的缝起来吧

 

一针一针的

我忍着痛缝着

血从指缝间细细的渗出来

沿着我的脸颊流入我的衣领里

顺着我的脊梁

湿透了我的背

在缝上最后一针之前

我听见电话铃声响了

很遥远的

像是从另一个国度横越沙漠而来

一声又一声地

电话铃声固执的响着

像是一个背负着责任的工作

我接起了电话

 

“喂,”我说

“喂,是我。”是他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